揭开成化斗彩“差紫”之谜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4 10:42 浏览次数:

  明成化时期(1465~87)景德镇御器厂的烧造量在明代可能是最大的,这是因为:成化御窑瓷不但在数量上,而且其烧造技术和艺术性也都达到了明代景德镇制瓷业的高峰。故有

  对成化御窑瓷的系统研究起自英国,英国大英博物馆东方古器物部的中国古陶瓷鉴定家、汉学家A.D.Brankston(1909-41),经过对景德镇珠山和湖田遗址及北京古玩市场的调查研究后,于1938年出版了《明早期景德镇瓷》(EarlyMingWaresofChingdechen)一书,成为首部研究和鉴赏景德镇明代官窑瓷的专著,其中就包括成化瓷的鉴定与赏析。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国古陶瓷鉴定家孙瀛洲(1893-66)曾对北京故宫收藏的成化斗彩瓷做过深入细致的目测观察与研究,他总结出的一套宝贵的鉴定经验[5],至今仍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分析了他目睹过的成化斗彩后,总结出了其釉上彩的特征,其中提到“差紫,色浓而无光;”并特别指出:“在清康、雍、乾时烧配的盖,其他色彩都仿制的近似,唯独差紫一色不及远甚。在当时它原是烧造时的差异色疵,所以称为差紫,可以肯定地说,凡带差紫的成彩绝为真品。”此后“差紫”被文物界反复引用,甚至经常被美称为“姹紫”。目前发现这种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瓷主要收藏在中国和英国。值得注意的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未见有收藏此类器物的报道。

  北京故宫收藏的“差紫”斗彩,多数为传世的清宫旧藏,个别为私人捐献,英国的馆藏则全部来自私人收藏。这种“差紫”的主要色调为黑褐或紫褐色,浓厚表面没有光泽,看上去像铁疙瘩,和其它娇艳柔美的成彩相比,唯独这种色彩相差甚远,有些异样?孙先生之所以将其命名为“差紫”,正是因为这种颜色很不美观,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近乎完美的成化斗彩瓷上?而且在成化之前与之后的明清两代历朝的御窑彩瓷上均未出现过?

  古代制瓷业被称为“土与火的技术与艺术”,废品率很高。高温釉下彩和单色釉发色的成败,关键取决于烧窑匠师(俗称“把庄师傅”,古代景德镇已有此称谓并沿用至今)对窑内烧造气氛和温度掌控的经验。斗彩的色彩,除釉下青花之外,都是釉上彩,釉上彩是在已经烧制好的白瓷或青花的釉子上面施以彩绘装饰,然后在约600~800的彩炉中烘烤而成,属于低温烧制工艺,色彩发色的好坏主要取决于色料的配方,不象高温釉下彩和色釉那样,对窑内的烧造气氛要求严格。这种技术在成化之前就已经成熟,也比较容易掌握,按常规“差紫”这种色疵似乎不应出现在高质量的成化斗彩上。

  景德镇出土了数量巨大的成化斗彩瓷碎片,不仅说明成化御窑瓷的烧造数量巨大,同时也证明当时对御用瓷的筛选极其严格,就曾有一件青花龙凤纹盘,因为将一只龙爪画成了六爪而被砸碎淘汰。

  假如这种“差紫”确实是当时烧造时所产生的色疵,那么在当时就应非常明显,并且很容易被发现,不仅在二十世纪50年代孙瀛洲认为它是色疵,成化时期在景德镇御器厂的督陶宦官、地方官、监工和制瓷工匠也会这样认为。这种带有明显瑕疵的斗彩瓷,一旦在筛选时被发现,必定会被人为地砸碎,绝不可能通过严格的检验而贡入宫廷,奉献给至高无上的成化皇帝。而砸碎后的带有“差紫”的残瓷片,也一定会被埋在景德镇明御器厂遗址的成化地层中,现代的考古挖掘一定会多少有所发现,遗憾的是截至目前为止,经过了近二十余年的考古发掘,在景德镇明御器厂遗址出土的数吨成化瓷片中,至今从未没有发现过一片带有“差紫”的瓷片。显然,“差紫”绝不是当时烧造时的差异色疵。

  可是这种个别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瓷确实来自清宫旧藏,并且有一些还曾被私人收藏。国内无论是文物界还是科技界,近半个世纪以来,很少有学者对成化斗彩的“差紫”提出过疑问,并做深入的科学研究与考证。


上一篇:差紫嫣红的cha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何定磊漫谈孙瀛洲口中的成化斗彩姹(差)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