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鸡缸杯更珍贵的“三秋杯”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4 10:42 浏览次数:

  处暑过后,天气渐凉,始有秋意。古人将秋天分为孟秋、仲秋、季秋,合称“三秋”。以“三秋”为题材创作的艺术品不胜枚举,其中最值得称道的当属明成化斗彩“三秋杯”。历史上,三秋杯的名号不如同时期的鸡缸杯响亮,但它的工艺和收藏价值却远超鸡缸杯。

  明成化年间是我国瓷器烧造史上的重要时期,该时期瓷器造型玲珑秀奇,胎质细润晶莹,彩料精选纯正,色调柔和宁静,绘画淡雅幽婉,其轻盈秀雅的风格独树一帜。“斗彩”是明成化瓷器的一大创举,它是在青花抹红彩绘画的基础上,结合釉下青花和釉上彩釉而诞生出的瓷器新品种,有“青花间装五色”之美誉。明成化斗彩瓷器中,有两款极为重要的作品,分别是“鸡缸杯”和“三秋杯”,其中三秋杯数量更少,堪称极品。

  目前在世界多个博物馆中,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多达20只以上,而明成化斗彩“三秋杯”仅存两只,皆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三秋杯高3.9厘米,口径6.9厘米,足径2.6厘米,撇口,深腹,瘦底,圈足,青花发色淡雅,所施釉上彩有红、黄、姹紫等。杯内光素无纹饰,外壁绘两组山石花卉纹,间绘数只蹁跹飞舞的蝴蝶。此杯造型轻灵娟秀,胎体薄如蝉翼,施彩淡雅,画意清新。特别是飞舞于花草间的彩蝶,欲落还飞,须足毕具,栩栩如生,体现出画工高超的画技和深厚的艺术修养。由于画面中有菊花、山石、蝴蝶、秋草,此为古代绘画中典型的“三秋之景”,故而得名“三秋杯”。

  据了解,这对三秋杯是近现代著名收藏家、古陶瓷鉴定家孙瀛洲于上世纪40年代初购得,当时共花费40根金条。1956年,孙瀛洲将三秋杯连同其所藏3000余件文物悉数捐赠给北京故宫博物院。

  三秋杯举世罕见,故宫博物院专家经过详细研判,确定三秋杯为明成化器物,并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而鉴定的重要依据就在于底款。

  三秋杯的底款极为特殊,其底部圈足内施白釉,外底青花双方框内书青花楷体“大明成化年制”六字双行款,字体肥、笔道粗,柔中含刚,遒劲有力,给人一种宁拙勿巧、以拙取胜之感。三秋杯底款与其他时期的官窑底款在风格上大相径庭,一反规整、严谨的风气,显得十分随性,乍看起来,犹如孩童所书,故又被称作“婴儿体”,有人认为它是明成化皇帝朱见深御笔亲书。

  孙瀛洲曾编有六句歌诀来辨识此款:“大字尖圆头非高,成字撇硬直倒腰。化字人匕平微头,制字衣横少越刀。明日窄平年应悟,成字三点头肩腰。”根据此歌诀,款识中“大”字的第二笔上端有尖有圆,出头并不很高;“成”字第五笔的撇直而硬;“化”字左边单人旁和右边“匕”上部几乎持平;“制”字(指繁体字製)中下半部的“衣”字一横不越过右方的立刀的最后的一竖勾;“明”字左边的“日”多是上窄下宽的梯形或上下相同;至于“成”字最后一笔的那一点,成化款中有的点在横以上,有的点在与横持平部位,有的点在横以下,而三秋杯则在与横持平的部位。

  成化瓷器品种繁多,色彩丰富,如红地绿彩、红釉白花、青花红彩、青花绿彩、孔雀绿釉青花、黄釉青花、蓝釉白花、白釉酱花、白釉红彩、白釉黄彩、白釉绿彩、素三彩、珐花、仿哥釉等,这些五彩斑斓的釉面上有许多颜色是前所未见的,比如明成化斗彩“三秋杯”上的“姹紫”。

  三秋杯蝴蝶翅膀上施有一种紫色釉,其色如赤铁,表面干涩无光但十分浓艳。孙瀛洲在分析了他目睹过的成化斗彩后,总结出了三秋杯釉上彩的特征,并将这种特殊颜色命名为“差紫”。孙瀛洲对“差紫”的解释是“烧造时差异的色疵”,说白了就是因工艺不够先进而造成的。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颜色上的“瑕疵”却被后世所推崇。究其原因,后来的工艺水平提高了,反而摸不清当年的“差紫”是如何烧出来的,所以无法仿制。孙瀛洲曾提出:“在清康、雍、乾时烧配的盖,其他色彩都仿制得近似,唯独‘差紫’一色不及远甚……可以肯定地说,凡带‘差紫’的成彩绝为真品。”

  “差紫”以“差”显贵,藏界后来以“姹紫嫣红”将其雅化为“姹紫”。文物鉴定专家耿宝昌在其所撰《明清瓷器鉴定》中谈及成化斗彩时说:“至于独具特色的‘姹紫’,色如赤铁,表面干涩无光(过去有人对此色不甚了解,每清洗便误认为是污垢而刮削,损及彩釉),作为识别成化斗彩的特殊依据,常凭此色便可定论。所有后仿者,均望尘莫及。”

  尽管藏界百般努力,但“姹紫”至今依然无法仿制。目前市场上从未见过明成化斗彩“三秋杯”的高仿品出现,即便器形、底款、构图、线条一模一样,但釉色上也无法彻底还原,“姹紫”俨然已成为明成化斗彩“三秋杯”的防伪标志。(宗合)


上一篇:曹斌:成化斗彩瓷——“姹紫”彩探究    下一篇:国标红木——奥氏黄檀(缅甸酸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