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鸡缸杯更贵重的是明成化斗彩葡萄杯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9 20:25 浏览次数:

  而在首都博物馆的瓷器展厅里也陈列着一对成化斗彩杯,这对小杯子与成化斗彩鸡缸杯和孙瀛州曾捐献给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三秋杯的图案有所不同,因为其绘有葡萄图案,而被称为“成化斗彩葡萄纹杯”,底书“大明成化年制”款。

  如此精美且价值不菲的葡萄纹杯是如何被发现的?为何说它比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还要珍贵呢?

  清朝康熙在位期间,有一对重要的父子大臣。父亲索尼,大清开国功勋、辅政大臣一等公;儿子索额图,帮助康熙策划擒拿鳌拜、以大清重臣的身份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而索尼的孙女就是康熙皇帝的皇后。这一家人对清朝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这样一个显赫的家族中,有一个万千宠爱的小女孩,她就是今天的主人公——索额图的小女儿黑舍里。

  在1962年7月的一天,北京师范大学扩建校区的时候,在北京德胜门外小西天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墓室,其规模、形制与皇室陵墓不相上下。墓葬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已经被地下水淹没了,把水抽干后,发现里面是空的。

  几个小时后,当墓室终于被打开,考古专家进到墓室,发现墓顶上有几个小的盗洞,墓室内空空如也,大家的心一下子就凉了:难道……这座墓已经被盗过,随葬品也已经被偷走了?

  随着考古的进行,墓中的一块墓志铭让所有人感到万分的痛惜。墓志上记载墓主人名叫黑舍里氏,是一个7岁就染病夭折的小女孩。

  在发掘过程中,考古专家也发现了几个盗洞,但他们不相信,盗墓者不会一件东西都不留下。

  考古专家循着墓地用手轻轻地扣击,发现有一面墓壁发出的响声很空,他揭开墓壁上的方砖,一个小小的壁龛里竟堆满了宝贝。随后,他又在另外两面的墓壁上发现了两个隐密的壁龛,大量的随葬物品让所有在场人员都惊呆了。

  出土的随葬品种类多,数量大,制作精美,且多为珍稀之物。首先,让专家们惊讶的是一对斗彩葡萄杯,其做工、用料,绝对是实打实的明万历年间的珍品。

  明代成化时期是中国瓷器发展的鼎盛期,古玩界有句话叫“明看成化,清看雍正”,说的就是成化瓷器在明朝各代瓷器当中是最拔尖的。

  这件斗彩葡萄纹杯收藏的珍品,口径5.6厘米,足径2.6厘米。造型小巧玲珑,胎质细腻,色彩鲜艳,制作精致。杯壁上的折枝葡萄纹饰,构图严谨,线条流畅,画意生动,用彩适宜。它以红彩为枝,红中闪紫,表现得粗壮有力。绿彩为叶,绿油油的叶子,透现出叶茎。黄彩为蔓,娇嫩的蔓须似正在生长。紫彩为实,正如熟透了的紫葡萄悬挂在枝上一样。这些色彩的运用,生动地表现了原物的本色。

  成化斗彩中独具一格的“姹紫”在这对器物上亦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成化所用紫色是金属锰的呈色,根据科学断定,如果呈色用量超过“饱和”,则烧成后的色彩就失去光泽。为了弥补画面中这种无光紫色的美中不足,在适当部位略施亮釉,那蓝紫交相辉映的光泽更好地体现了葡萄成熟时的质感,也创造了这种绝无仅有的“一品”之紫。

  “姹紫”并非“姹紫嫣红”,它的来源是“差紫”,本是形容“差强人意”之色。孙瀛洲先生对“姹(差)紫”有这样的描述:“它是烧造时差异的色疵,所以称为差紫,可以肯定地说,凡带差紫色的成彩绝为真品。”

  著名瓷器研究大师耿宝昌先生则对其论述是:“至于独具特色的姹紫,色如赤铁,表面干涩无光(过去有人对此色不甚了解,每清洗便误认为是污垢面刮削,损及彩釉)。作为识别成化斗彩的特殊依据,常凭此色便可定论,所有后仿者均望尘莫及。”

  为什么说斗彩葡萄杯比斗彩鸡缸杯更贵重呢?因为成化斗彩的造型很多,但并非每一件器物上都有“姹紫”,这也是鉴定成化斗彩瓷器的一大特征,然而含有“差紫”色的成化瓷器少之又少。

  这对斗彩葡萄纹杯中,有一只杯内口沿上有被使用过的痕迹。至于使用者是何人,已无从考证。而另一只保存得还很完整,说明它的持有者对此非常珍惜,这更加证明这对斗彩葡萄纹杯的稀有与珍贵。

  此外,发现的文物里还有嘉靖斗彩八卦纹炉,万历五彩花鸟纹洗,明永乐年制甜白釉暗花龙纹壶,青花高足碗等。这些随葬瓷器,几乎包括了明清两代官窑的代表之作。

  这个7岁小女孩能够有这样高规格的丧葬待遇,一方面是和索家在清廷的势力有关,另一方面,她还是孝诚皇后的堂妹,其身份和地位自然也十分显赫。一个夭折了的小女孩在封建王朝的背景下既然能拥有这么多贵重的随葬物品,那么拥有一对斗彩葡萄杯也显得没那么意外了。

  “最自私的行为是无私”。当你将有价值的信息,分享出去就是你帮助他人的开始!


上一篇:利用凝胶渗透色谱示差紫外检测器联用测定丁苯    下一篇:成化斗彩瓷器估价10亿美元只此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