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成化斗彩_差紫_之谜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9 20:25 浏览次数:

  CHINAPRESS 揭开成化斗彩“差紫”之谜 青岛科技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青岛 266000 青岛科技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青岛收稿日期: 2007-02-14; 接受日期: 2007-06-04 摘要 20 世纪 50 年代末, 孙瀛洲先生认为出现在成化斗彩瓷上的“差 关键词成化斗彩 建福宫火灾 大英博物馆 技考古是原来烧造时所产生的差异色疵. 这种观点早已被中国文物界普遍接受. 20年来景德镇明御器厂遗址出土了数以吨计的成化瓷片, 至今从未 发现一片带有“差紫”的瓷片. 国内无论是文物界还是科技界, 几乎没有学 者对出现在成化斗彩上的“差紫”提出疑问, 并做深入的研究和考证. 英国 大英博物馆研究实验室的科技人员, 曾利用 荧光衍射分析仪对该馆收藏的一件成化斗彩高足杯上的“差紫”进行过无损成分分析, 确认“差紫”是由 1923 年发生在紫禁城中建福宫的火灾造成的色彩损伤. 在英国大英博物 馆的研究基础上, 笔者根据陶瓷工艺学原理, 对成化斗彩“差紫”形成的色 化学机理, 做了深入细致的研究, 对“差紫”形成的原因做出了科学合理的 解释, 并与近代清宫历史相结合, 揭开了成化斗彩“差紫”之谜, 纠正了中 国文物界普遍存在的对“差紫”形成的错误认识. 证明科技考古是古陶瓷研 究深入发展的必然趋势. 明成化时期(1465 年~1487 年)景德镇御器厂的烧造量在明代可能是最大的, 这是因为: 在近二十余年景德镇珠山遗址及周围地区出土的御窑或官窑瓷片中,应数成化御窑瓷碎 片的数量最大, 数以吨计, 可粘合复原的瓷器就达万件以上 其二,虽然目前尚未发现有确 烧造数量的文献记载,但在《明史》“食货志”中记有: “成化间, 谴中官至浮梁景德镇, 御用瓷器, 最多且久, 费不赀” 考古发现与历史文献记载非常吻合,说明当时朝廷曾不计工 烧造了大量的御用瓷.成化御窑瓷不但在数量上, 而且其烧造技术和艺术性也都达到了明 故有“明看成化,清看雍正”之说 就最高,其全称应为“釉下青花间装填釉上彩瓷”, 明末称其为“青花间装五彩”; 到了清代, 廷档案中将其称为“五彩”, 民间记载开始出现“斗彩”之称 笔者认为,明末的“青花间装五彩” 1487 揭开成化斗彩“差紫”之谜称谓较为科学. 但“斗彩”之称已经约定俗成,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被普遍接受和采用. 对成化御窑瓷的系统研究起自英国, 英国大英博物馆东方古器物部的中国古陶瓷鉴定家、 汉学家 Brankston(1909 年~1941 1938年出版了《明早期景德镇瓷》(Early Ming Wares Chingdechen)一书,成为首部研 究和鉴赏景德镇明代官窑瓷的专著, 其中就包括成化瓷的鉴定与赏析. 20 世纪 50 年代末, 中国古陶瓷鉴定家孙瀛洲(1893 年~1966 年)曾对北京故宫收藏的成化斗 彩瓷做过深入细致的目测观察与研究, 他总结出一套宝贵的鉴定经验 [5,6] 至今仍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分析了他目睹过的成化斗彩后, 总结出了其釉上彩的特征, 其中提到“差紫, 而无光”[5,6] 其他色彩都仿制的近似,唯独差紫一 不及远甚.在当时它原是烧造时的差异色疵, 所以称为差紫, 可以肯定地说, 线] 此后,“差紫”被文物界反复引用, 甚至经常被美称为“姹紫”. 目前发现这种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瓷主要收藏在中国和英国. 中国北京故宫博物院: 三秋杯一对(图 3.9cm, 口径 6.9 cm, 2.6cm)、葡萄纹高足杯一对(图 cm,口径约 3.5cm)、团花纹高足杯 8.2cm, 口径 6.3 cm, 3.4cm)和双鸟果树纹高足杯(图 7.6cm, 口径 3.6cm)等 6.7cm, 葡萄纹高足杯底足1488 中国科学 技术科学2008 双鸟果树纹高呈杯底足英国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 有裂纹, 7.6cm, 口径 6.8 cm). 双鸟果树纹高足杯(如图 英国伦敦大学大维德中国艺术品基金会(PersivalDavid Foundation ChineseArt, London University): 器型不详. 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the V&A Museum): 器型不详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台北 故宫博物院未见有收藏此类器物的报道. 北京故宫收藏的“差紫”斗彩, 多数为传世的清宫 个别为私人捐献(如孙瀛洲先生捐献的一对“三秋杯”, 这种“差紫”的主要色调为黑褐或紫褐色,浓厚表面没有光泽, 看上去像铁疙瘩, 和其他娇 1489 揭开成化斗彩“差紫”之谜艳柔美的成彩相比, 唯独这种色彩相差甚远, 有些异样. 孙先生之所以将其命名为“差紫”, 正是因为这种颜色很不 美观,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近乎完美的成化斗彩瓷上? 而且 在成化之前与之后的明清两代历朝的御窑彩瓷上均未出现 古代制瓷业被称为“土与火的技术与艺术”,废品率很 高温釉下彩和单色釉发色的成败,关键取决于烧窑匠 师(俗称“把庄师傅”, 此称谓在古代景德镇已有并沿用至今) 对窑内烧造气氛和温度掌控的经验. 斗彩的色彩, 青花之外,都是釉上彩, 青花的釉子上面施以彩绘装饰,然后在约 600~800的彩 炉中烘烤而成, 属于低温烧制工艺, 色彩发色的好坏主要 取决于色料的配方, 不象高温釉下彩和色釉那样, 对窑内 的烧造气氛要求严格. 这种技术在成化之前就已经成熟, 双鸟果树纹高足杯(大英博物馆)也比较容易掌握, 按常规“差紫”这种色疵似乎不应出现在高质量的成化斗彩上. 景德镇出土了数量巨大的成化斗彩瓷碎片, 不仅说明成化御窑瓷的烧造数量巨大, 同时 也证明当时对御用瓷的筛选极其严格, 就曾有一件青花龙凤纹盘, 因为将一只龙爪画成了六 爪而被砸碎淘汰 [10] 假如这种“差紫”确实是当时烧造时所产生的色疵,那么在当时就应非常明显, 并且很容 易被发现, 不仅在 20 世纪 50 年代孙瀛洲认为它是色疵, 成化时期在景德镇御器厂的督陶宦官、 地方官、监工和制瓷工匠也会这样认为. 这种带有明显瑕疵的斗彩瓷, 一旦在筛选时被发现, 必定会被人为地砸碎, 绝不可能通过严格的检验而贡入宫廷, 奉献给至高无上的成化皇帝. 砸碎后的带有“差紫”的残瓷片,也一定会被埋在景德镇明御 器厂遗址的成化地层中, 现代的考古挖掘一定会多少有所 发现, 遗憾的是截至目前为止, 经过了近二十余年的考古发 在景德镇明御器厂遗址出土的数吨成化瓷片中,至今从 未发现过一片带有“差紫”的瓷片. 显然, “差紫”绝不是当时 并且有一些还曾被私人收藏.国内无论是文物界还是 科技界, 近半个世纪以来, 很少有学者对成化斗彩的“差紫” 提出过疑问, 并做深入的科学研究与考证. 英国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差紫”成化斗彩“双鸟果树纹” 高足杯 是英国收藏家Coldwell 1943年遗赠的(图 10), 该馆东方古器物部(Dept.Oriental Antiquities)藏品入馆的注 册原始记录 记录此杯曾被1923 年的紫禁城火灾烧过, 10Coldwell 遗赠给大英博物馆 的双鸟果树纹高足杯 1490 中国科学 技术科学2008 该馆研究实验室(theResearch Laboratory BritishMuseum)的科技人员, 还利用 荧光衍射(XRF)分析仪对此杯上的“差紫”进行了无损成分分析, 发现了火烧痕迹, 确认是那场火灾使这 件高足杯的釉上彩变成了“差紫” 笔者从景德镇出土的粘合复原器中也发现了相似器[11] 7.6cm, 口径 6.8 cm), 们原来的色彩应为:树叶为绿色, 树枝为赭色, 果实为黄色和红色相间. 笔者仔细观察北京故 留的痕迹,而不是清宫旧藏的“差紫”瓷, 底足露胎处黑炭渣(图 2)几乎没有, 说明它在被私人 藏后被洗刷过了.可见 1923 年紫禁城内建福宫的火灾确实是造成某些传世的成化斗彩出现“差紫”的元凶. 那么, 这些原本美丽鲜艳的色彩是如何变成了难看的“差紫”的呢? 这就需要科学地分析研究 “差紫”在火灾中形成的色化学机理. “差紫”形成的色化学机理科学研究“差紫”形成的色化学机理的最佳方案是: 设计不同的模拟火灾条件, 直接用成 化斗彩瓷在实验室模拟的火灾中火烧, 然后观察分析其色彩的损伤情况. 并在火烧前、后测试 色彩的化学组成与变化, 最终做出结论. 但是, 公私收藏的成化斗彩, 无论是完整器还是残器, 属于国宝级文物,几乎不可能被用作破坏性火烧的实验样品. 鉴于珍贵文物科技考古研究 特殊性,我们只能利用陶瓷工艺学原理进行间接的分析研究, 这种方法同样可以充分论证 紫”在火灾中形成的色化学机理.日光是一种包含了全部电磁波段的光谱, 我们的眼睛只感应很小的电磁光谱范围, 谓“可见光”,“可见光”相对应的波长范围为 400~700 nm, 可视色光从最短到最长的波长为: 不同物体之所以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就是因为它们对一定频率 的光有选择性的吸收、反射和传输. 当光波射向一件陶瓷的表面, 它会有选择地吸收、反射和 传播一定频率的光. 例如, 绿釉陶瓷会反射绿光同时吸收所有其他频率的可见光, 白釉瓷恰恰 反射几乎所有频率的可见光而吸收的却很少.我们所见到的物体的色彩是由于这些物体与 相互作用最终反射或传输到我们的眼睛里,可见光以何种方式与一个物体相互作用取决于 的频率和这一物体的原子的种类.陶瓷的颜色取决于在陶瓷的釉子、釉下及釉上的金属氧化 颜料中的可变价有色金属原子对可见光的吸收、反射和传输.中国古陶瓷主要采用 Fe, Co, Cu, Mn 以及 Au, Sb(后两种清代以后引入中国)等有色金属元 素做着色剂. 古代的制瓷匠师正是巧妙地利用这些着色剂, 通过改变釉上和釉下色料配方中 有色金属元素的化学组分配比、控制烧造气氛、温度和烧造时间等多种工艺条件, 创造出了灿 烂的震惊世界的陶瓷艺术, 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五彩缤纷的古陶瓷遗产. 成化斗彩的釉上彩是在大约 600~800下烘烤固色, 其中红彩的主要呈色剂为 Fe2O3 传统工艺是以FeSO47H2O(俗称青矾)为基本原料, 经煅烧、漂洗后制成 Fe2O3 PbO(俗称铅粉, 做助熔剂)和胶等材料制成, 故俗称“矾红”、“翻红”或“铁红”. 主要呈色剂为CuO, 其他绿色如孙先生提及的 “水绿”、“叶子绿”、“山子绿” [5,6] 的主要 CuO+少量Fe2O3 (调节少量 Fe2O3 而得到不同的带黄色调的绿色)悬浊体配以 PbO Fe2O3(用量低于红彩)悬浊体配以PbO Mn3O4(MnO+Mn2O3)悬浊体配以PbO 据史料记载,1922 年清逊帝溥仪曾叫太监打开建福官的库房, 看见满屋都是堆到天花板的大 木箱子, 箱上有嘉庆年的封条 [12] 由此判断建福宫的被毁文物都是乾隆皇帝的心爱之物;同时可 以推断, 这些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 在未遭大火之前, 存放时很可能有两层包装: 第一层为瓷 自身的包装,即木匣或锦盒(材质为: 天然蚕丝和木制); 第二层为装木匣或锦盒的大木箱. 瓷器的胎和釉是在高温条件下烧造而成的, 一般的高温如果低于 1300左右对单色釉和 釉下彩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虽然低于 1300的高温不会使瓷器变形或熔化, 也会使有些瓷 器因受热不匀而出现裂纹, 但对低温釉上彩会产生很大的破坏和损伤, 800左右的低温下烧制而成的.故宫的宫殿都是木结构建筑, 极易发生火灾. 木材的元素 组成为: 0.1%~1%等,木材燃烧的发热量为 7118~14655 kJ/kg, 温度高达 1000~1500. 在大火燃烧过程中, 存放瓷器的场地――建福宫库房的木结构 建筑, 存放瓷器的两层包装――大木箱、木匣(或锦盒)被点燃后都会放出大量的 CO, 导致火灾 时成化斗彩周围的小环境为高温(温度在 1000以上)缺氧的还原气氛, 此时成化斗彩瓷很象 是再回炉在高温的还原气氛下复烧, 件和变色机理如下. 和烧制釉里红时的烧造气氛颇有些近似, “差紫”形成的条 从遗留的这些带有“差紫”的传世成化斗彩瓷中, 发现绿彩损伤最严重(图 相同或相近色彩的不同的器物, 在火灾中的损伤程度也不尽相同, 有的被完全还原成黑褐色(图 在一件瓷器上有的绿彩一部分被还原成紫黑色, 而另一部分还保留着原来的绿色(图 这可能是1492 中国科学 技术科学2008 由于这些器物摆放的位置不同,造成受火程度不同, 在被火烧时, 釉上彩所受的温度和其周围 小环境的还原气氛(接触 CO 的量)不尽相同, 接触 CO 的量越大(还原气氛越浓)、温度越高, 的损伤变色越严重,最严重者完全变成了厚厚的一层无光的黑褐色附着在釉上(图 有些瓷器由于受热不均, 还出现了裂纹(图 10). 另外, 得以幸存的成化“差紫”在大火燃烧时的受热 温度应不超过 1300, 很可能当时它们的存放位置不在火焰燃烧的中心. 另外, 笔者估计, 可能还会有成化斗彩或其他名贵瓷器, 由于存放位置位于火灾中的火焰燃烧中心, 受热温度 可能达到 1500, 使其胎、釉熔化, 最终被完全损坏, 这次火灾究竟完全损坏了多少瓷器, 建福宫纵火案建福宫花园位于故宫内廷西六宫的西北侧, 原址为明代乾西四、五两所, 为皇太子居处. 清乾隆时期陆续将其改建为花园, 成为历代帝后休憩、娱乐的场所. 因其主体建筑为建福宫, 亦称西花园.这个花园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 经常做诗赋词加以赞美, 众多 他喜爱的珍宝玩物存放在此处. 里面古玩、字画、瓷器、珍宝在他去世后堆满了库房, 胜数.宣统退位之后, 清皇家入不敷出, 于是就有了溥仪计划彻底清点建福宫珍宝的举动. 清点工作刚刚开始不久,就发生了一场大火, 将建福宫花园以及在 此存放的珍宝化为灰烬 [12] 大火过后(图11, 建福宫遗址), 内务府事后呈报说: 这次大火共烧毁房间 120 金佛2665 字画1157 古玩435 古书几万册.其实这也不过是内务府的一笔糊涂账, 究竟 建福宫原有多少东西, 监守自盗的内务府本来就搞不清楚 [12] 追查大火原因,皇室的溥仪、溥佳等怀疑是宫内偷盗珍宝的太监放火灭迹. 宫里太监、宫女 乃至后妃等偷盗珍宝, 到外面古玩店抵押变卖的情况非常普遍. 大火发生之前, 溥仪曾接受师 建福宫的清点刚刚开始, 大火就发生了 [12] 傅庄士敦(Johnston)的建议,清点宫内藏宝. 没料到, 111493 揭开成化斗彩“差紫”之谜建福宫的这场火灾引发了太监的出宫. 大火之后 18 溥仪下令将紫禁城的全部太监尽行遣散, 并且限时限刻要他们离开紫禁城. 在中国历史上延续几千年的太监制度终于终结. 如果不是溥仪点查内宫古物,太监们也没有迫于惧罪纵火, 太监迟早也会遣散. 当时宫 务捉襟见肘,拖欠饷银已有多时. 众宫人虽未正式下岗, 但早就自谋生路, 其中一大项就 皇家器物出宫求售,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溥仪正在派人清点库房, 查的重点所在. 只是此次建福宫大火, 使得溥仪疑心更起, 怕把整个紫禁城全部皇家财产烧掉, 于是才下了 决心, 将太监统统撵走 [12] 位于故宫西北角的建福宫花园复建完成.据介绍, 作为目前故宫唯一一处复 建项目, 该工程历时 由香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捐助,耗资近一亿元. 结论 发生在 1923 年的建福宫纵火案, 给故宫及其收藏的国宝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 虽然在火灾中有些成化斗彩瓷上美丽的釉上彩被严重损伤变成“差紫”, 但由于陶瓷本身 作为耐火的无机非金属材料, 却能在火灾中心, 这种特殊的火灾环境下, 伤痕累累地幸存下来, 为这段历史的物证.这些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瓷, 一些在 1923 在了故宫成为清宫旧藏;另一些被清理人员盗卖出宫, 流入当时的古玩市场. 被盗卖出宫的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瓷, 有的被英国收藏家收藏, 最终成为英国公立博 物馆的藏品, 还有的被中国收藏家收藏, 解放后又重新回到了故宫. 台北故宫的文物为 20 世纪 30 年代故宫文物南迁时挑选的精品, 瓷可能在筛选南迁文物时,根本未被选中, 而留在了北京紫禁城, 所以在台北故宫的收藏中没 一件带有“差紫”的成化斗彩瓷.随着时代的发展, 孙赢洲先生的“在当时它(差紫)原是烧造时的差异色疵”的观点, 现在应 更正为“差紫”是 1923 年紫禁城建福宫大火中特殊的高温缺氧小环境下, 造成的釉上“彩色疵”, 将“差紫”美称为“姹紫”更是不合适的. 成窑遗珍-景德镇珠山出土成化官窑瓷器.香港: 香港徐氏艺术馆, 1993 食货志,明史(清初版) 明清瓷器鉴定.北京: 紫禁城出版社, 1993. 87 吕成龙. 成化斗彩瓷概论. 文物, 2005, 成化官窑彩瓷的鉴别.文物, 1959, 孙赢洲的陶瓷世界.北京: 紫禁城出版社, 2003. 358―359 故宫博物院文物珍品大系――五彩斗彩.香港: 上海科技出版社、商务印书馆(香港), 1999. 188―190, 198 Harrison-Hall LateYuan MingCeramics BritishMuseum. UK: BritishMuseum Press, 2001. 167―168 孙赢洲的陶瓷世界.北京: 紫禁城出版社, 2003. 94―97 炎黄 艺术馆. 景德镇出土元明官窑瓷器. 北京: 文物出版社, 1999. 297 炎黄艺术馆. 景德镇出土元明官窑瓷器. 北京: 文物出版社, 1999. 312 溥仪. 我的前半生. 北京: 东方出版社, 1999 1011 12 1494


上一篇:成化斗彩瓷器估价10亿美元只此一对    下一篇:福建漳浦头水紫菜上市 价格和去年差不多一百二